东北新闻网>>辽沈一线>>

驻村日记:记载幸福和梦想

2014-09-29 14:11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戴晓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北票市泉巨永乡巴里营子村是省妇联驻村工作队的对接帮扶村,我有幸作为驻村工作队的一员,和其它两名队员从8月起对村里的低保户、五保户和贫困户开始进行入户走访。一路走来,质朴的老妈妈、直爽的老村书、泼实的村妇女主任、失明的母亲、对残妻不离不弃的硬汉......,所到之处,所接触的每一个人,听到的每一句话、走过的每一处院落,无不使我心生感慨、深受触动。工作之余,我将驻村的日记摘录下几个片段,和大家一起分享我的驻村生活。

  沉重的反思

  8月15日,睛。

  顶着盛夏的阳光,我们工作队一行三人骑着电动车又来到巴里营子村走访。

  巴里营子村是一个只有330户1152口人的贫困村,四个自然屯,总劳动力为552人。其中女性劳动力270人,男性劳动力282人。其中低保户30户,五保户5户,贫困户160户口,全村共有50名党员,村党支部书记是位60岁的老党员,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群众威信很高。村里自然资源匮乏,耕地面积4380亩,人均耕地3.8亩,坡地多而薄,大于25度坡地800亩。由于村子相对偏远,所以有些村路还是土路,交通十分不便。村里没有集体经济,缺乏对村民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简陋的村部从外面看来象一所普通的民宅,不大的院子里,什么都没有,裸露的地面就象在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贫困村。因为对接时就已经到过村部,这一次我们没有停留,直接从离村部最近的一户低保户家庭开始了走访。这是一个看起来刚刚建起的房子,一切都是新的,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和一个孩子。老人叫张春才,已经66岁了,是位退伍军人,当过6年兵,曾经立过二等功和三等功,却从来没对家人讲起过立功的原因。但在老人的后背,我们看到了一个醒目的伤疤,那是脊椎折了,手术留下的。如今老人没有劳动能力了,全靠着小儿子供养,老伴身体还可以,帮助儿子照看孩子,一家人守着12亩地生活,他一个人享受低保待遇,算是对家庭的唯一贡献了。提起当年的军队生活,老人家的眼里闪着骄傲和自豪的神采,那一代人对军人称号的崇敬和信仰一下子感染了我们三人。只有他的老伴,哭着向我们述说着生活中的艰难和建房欠下的外债,梗直的老张不让老伴再说下去,却只说:“村部没有水,你们什么时候来,到我家来打水”。在闲聊中,我们读懂了老太太的眼泪、老爷子的坚强,也读懂了他们眼下生活中的无奈。

  与前几天走访过的那几户家有智障孩子的家庭,或者我们还要替这老夫妻知足,必竞还有一个健康、能干、孝顺的小儿子,还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儿媳妇,我的心多少与因此有了一点阳光。但这束阳光的背后,我感受的是沉重。这次驻村,要用三年时间实现全村贫困户的脱贫,但真正走访了一些贫困家庭后,我的心情实在无法平静,扶贫的任务真的是艰巨的,面对村里的困难和问题,面对贫困群众的需求和渴望,办实事显得是那么的紧迫。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但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走出老人的家,我们又看望了几户低保家庭。我眼中看到的贫困家庭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从老村部改成的破旧房子,再到一个前面看起来是砖、里面是土坯的30多年老屋,从村妇女主任的陈述中,一路走来,我的心情随着老乡们朴实的回答变得越来越沉重。村里的路如何解决?村民的收入如何增加?还有多少房子需要重建?村里到底应该上什么致富项目?……这一连串的问题交织在脑海里,使开始反思我今后要面对的工作。

  虽然从小我也是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随着一路求学,对农村的记忆渐渐变得模糊,工作后也没有太长时间深入到村民家中的调研,所以,这一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每一幕都触动着我的内心:作为一名公务员,我工作的这19年里究竟为基层的妇女儿童做过多少有意义的事,回想她们期待的眼神,粗糙的双手,不断重复的“谢谢”,我不断重新审视自己的努力,惭愧之余,我渐渐明白了省里开展这次驻村工作的真正意义。

  包容里的期待

  8月20日,晴。

  上午,我们来到乡里,与分管书记和乡妇联主席一起研究乡村两级制定的《巴里营子村三年发展规划》,这个规划虽然内容不多,但从一个个项目需要的资金量也不难看出乡村两级干部对于妇联组织的期望。看来,我们扶贫的工作不仅只是面对群众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要帮助乡村协调和解决大量的缺额资金问题,这期待有民心的,也有公心的,但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早日脱贫,让百姓的日子过得更好。

  因为贫困人口多,多少天来,我们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工作---走访。虽然昨夜下了一场雨,进村的路不会好走,但是,下午,我们还是骑着电动车进村了。

  半天的日晒,加上小雨带来的好心情,进村的路好象也变短了。两旁的玉米叶子有了一丝绿色,谷穗越加的沉了,这场雨虽不大,但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老乡们实在太需要一场大雨了。

  要去的那个村民组路不好,车子进不去,我们只好将车放在村部,开始走访。走在前年修的小路上,泥泞难行,村妇女主任说:“没办法,修路时钱不够,只能从东西上省,省来省去就是这个结果,这还算好的,我们有些地边的路,更难走,特别是秋收时”,看我面带难色,她又接了一句:“没事,俺们习惯了,怎么着也能将苞米拉回家”。朴实的语言也代表了朴实的乡亲们的心声,他们懂得包容,但也有着小小的期盼:一条路,一条不再颠簸、不再泥泞的路,从他们的家到地头。

  “我也有了奔头”

  8月21日,睛

  当我跟随贫困单亲母亲李淑云(化名)走进她已入住一年多的新家,我看到了那曾经充满泪水的眼睛里掩藏不住的兴奋,她说:“当年是妇联给了我一万块钱,我又借了些,乡里乡亲的帮助着我建了新房子,看看我这新建的猪圈,新院墙和大门,我就打心眼儿里高兴着呢,因为这日子有了奔头”。看到她屋子里物件虽少,但还是干净整洁的,真心地为她高兴,虽然儿子不在身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整齐的院落,似乎因为她的心劲儿有着令人欣慰的温馨。

  她曾经有着令人纠心的不幸经历:丈夫6年前因癌症去世,她一个人带着儿子住在破旧的房子里,下雨漏雨,下雪漏雪,娘俩儿老是怕房子倒了,身患心脏病的她,说起那些年的不容易,眼眶里噙满泪水。她告诉我们,由于有心脏病,不能干农活,所以家里的几亩地,全都包给别人耕种,每亩收入600元左右,这就是全年的收入,遇到天灾就只能靠救济金维持生活。作为一个母亲,她说自己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心疼儿子,所以,再苦再累也不愿意说一句难,道一声苦,生怕拖累儿子。看着邻居家结实温暖的“北京平”,她满眼都是羡慕,如果不是妇联的“母亲安居”项目,她真不知道生活对她还有多少值得高兴的事儿。

  看着腰杆似乎直了很多的坚强母亲,我们和村妇女主任房树兰相视一笑,这里也有她的功劳呀。“从小在村里长大,做了19年村妇女主任,虽然每年的工资只有年底发一点,但这差事俺乐意干。”是呀,村上哪个姐妹家日子好过,哪家不好过,她的心里最有数,这几年,妇联的项目多,件件都要靠她向姐妹们宣传推广,问起她最大的愿望,她不好意思的一笑:“当然是俺村的姐妹们都有奔头!

  一户户走下去,炕头的问候和笑声拉近了我们和乡亲们的距离,分手时,总会在真心地挽留声中挥手说再见,虽然都是每天重复的动作和话语,但,一天天变得更自然,更亲近,更真诚。因为驻村看到听到的,不只有村里老书记60岁不下岗的执著与期待,有单亲贫困母亲病痛中的渴望与坚强,更有留守母亲和孩子对明天的美好向往。

  一本小小的“驻村日记”,记载着一家一户的艰难或不幸,也记载着我们工作要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更记载着乡亲们渴望的幸福和美好的梦想。它很薄,但是也是沉甸甸的。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返回频道首页 点击进入东北新闻网首页返回本网站首页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 曲晟 ]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热线电话 024—31313555      线索投诉邮箱: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