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新闻网>>辽沈一线>>

驻村日记:山村秋日行

2014-10-16 15:16      来源: 东北新闻网      作者: 戴雪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戴雪梅

  10月12日星期日,晴

  过了一个长长的假期,和家人朋友小聚的间隙,常常会想起远方的那个小村子,想象村民们在山坡上、田野里收获的样子,想象和队友一起骑着电动车经过空旷的乡路,两边几十年的大树,风吹过,叶子飘散,那景色一定会很美很美。于是,总是盼着,早一天去看看,终于,在这个周日,我和驻村的同志出发了。

  车上高速,心情变得十分美好。路边的树,或黄或红或绿,一闪而过,虽来不及拍下最美的角度,但那份火热、张扬而不失质朴的美已经深深印在脑海中,让人沉醉。听着《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歌声,看着窗外的田野,忽然觉得这秋日进村之行是那么的美好。不记得谁说过:因为喜欢,所以眼中的一切都是美的。怎么这么对呢!也许是我对那贫困的村子和村里朴实的人们有了牵挂,一切才会变得这么诗意如画吧。

  “一帮一”初见成效

  心情好,路也变得近了,快到中午,我们到达驻地,简单吃口饭,开始了第一户贫困学生的走访。这是一个三年级的女孩儿,两年前,我从学校得到她的资料,当时是父母离异,跟着姥姥、姥爷生活,母亲在外打工。两年中,资助人一直对这个孩子特殊的关爱,每学期会寄上1000元钱鼓励她好好学习,如今,她怎么样了?我和她的母亲通了电话,约好了见面地点,早早地到那里等待。不一会儿,一个旧起亚车开过来,下车的正是孩子的母亲李明(化名),随着她的车,我们来到她的娘家。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儿向我走来,有点害羞但又很阳光的笑着,叫着阿姨好。我知道这就是我要见的孩子小祺。拉着小手,听着孩子上学期班级第5名的成绩,心里一份成就感油然而生。两年了,我的“一帮一”助学还是有成果的,这个小女孩的阳光自信让我更加坚定了坚持下去的决心。孩子的家是一个房龄近40年的土坯房,虽然老旧,但又在外面用砖包了一层,屋子里很明亮很温暖。这两年孩子的妈妈和村里的能人一起做石头加工的买卖,日子也有了起色,从5000元的二手车和40多头羊就可以看出致富的劲头儿,就像孩子妈妈说的:“看着邻居都过的好,咱们也不能太差了,不就是吃苦嘛,咱农村人不怕,再说,也不能对不起资助我女儿的李大姐的一片心呀”。

  从院子里走出来,想着应该如何向身在大连的资助人,如何描述这一家人脸上的笑容、勤劳致富的努力、还有孩子快乐幸福的样子?因为幸福看在眼里,我没有让随行的同志拍照片,我觉得,不用拍了,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

  “长大去学医”

  我要看的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今年上初一,他在妈妈肚子里时,妈妈被检查出得了乙肝,住院保胎,等生下孩子后,孩子的父亲害怕被传染遗弃了娘俩,从此,孩子的妈妈守着孩子生活在娘家,没有再嫁,一转眼,孩子已经上初一了,这个家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我的心里实在是忐忑。

  随着村妇女主任来到孩子的家,一个不大的院子,迎出来的是个单薄的男孩,他就是小宇,俊秀的面孔,眼角和耳边有两处白色的印迹,我的心一沉,孩子的免疫力差,又得病了。进屋一问,才知道,孩子近两年得了白癫疯,家长带着到外看也治不好,花了不少钱,现在身上也都是,孩子的姥姥说着说着就哭起来,自己从小带到这么大,是真真的心疼呀。老人家有腰脱,老伴是退伍军人,肋骨少了一根,胸前有一处摸着就是一个坑的感觉,足见这个家庭过的坚难程度。

  与孩子的交谈之中,我了解到,小宇的成绩一直很好,虽然母亲的病使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小伙伴,但不影响他的阳光和善良,看到姥姥哭他也哭,提到成绩他是一脸的自豪。我问他上学期的成绩在年级进没进前20名,他自信地告诉我:是前10名。问起将来学什么专业,孩子很坚定地说:“我要学医,我要治好妈妈的病、治好姥姥、姥爷的病,也要治好我自己的病”。

  资助这个孩子的人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年轻人,如今,年轻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对宇轩的资助却没有间断过。离开时,我把资助人的联系方式留给了小宇,看着邮编和地址,孩子开心地笑了,也许,这个地址带给他的不只是一份远方爱,还有我们看不到的温暖和信任。

  路与路

  走访结束后,我们和村里的老书记、村妇女主任一起去看村里一段急需修葺的路,沿着村里的主路,过了一个没有护栏的桥,再下一个坡,就到了路的起点,放眼望去,象极了电影里老陕北的样子,黄土坡、庄稼地、孤独的树、偶尔是一个放羊的人赶着一群羊走过,也许是因为秋天的原因,收割完的地里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

  在颠簸中来到终点,我终于明白了老村书心急的原因,这条路以前是县里要修的,在打好地基以后,资金不足,就放弃了,两边的边沟有的也挖好了,看着路边的坡地,我知道,如果下几场雨,这条路就又会变成最初的烂泥路,村民的出行也就又会成为闹心事儿了。看着老书记,我心里也有着担心,妇联必竞是群团部门,财政的拨款是有严格规定的,有时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这条路看着不长,只有3.5公里,但真要动工,资金也不会太少了,回去向领导汇报争取是一定的,但最终,钱从何处来,路何时能修,还是个未知数。想想这些,心里莫名的沉重起来。

  驻村近两个月了,走访贫困家庭的同时,也走了许多没想到的路,有的好,有的差,有的在修,有的永远不可能修,有的路差到不能骑车,只能小心地走,为这摔过,但也只是过了就算了,不去多想,但这一次,我突然发现,其实老百姓的生活最简单,要求不高,而我们经常是坐在办公室里想象他们的困难,主观地认为应该给什么,而不是去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想他们需要什么,就象这条路,在老乡的眼里,再不修,当初的钱也白投了,那不止是太可惜了,也是败家呀。

  从村里出来,想起来时路上的风景,我翻看着,对比着,都是路,位置不同,作用不同,行走的人不同,可是,究竟哪个是最重要的呢?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有一点,我知道,老乡们最盼的,是那条3.5公里的路。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返回频道首页 点击进入东北新闻网首页返回本网站首页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 曲晟 ]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热线电话 024—31313555      线索投诉邮箱: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